推广 热搜: 考试动态  财会类  开通  审计  现场确认时间  银行管理论文  自学考试分数查询    起可查  一建资格证书领取公告 

中国的民族主义需要向西方学习

   日期:2021-07-25     来源:www.meaoch.com    作者:未知    浏览:170    评论:0    
核心提示:前言1、西方文明的第一个要紧原因:战争中的效能2、西方文明的第二个要紧原因:民主规范3、西方文明的第三个要紧原因:科技4、中国传统文化需要结合进西方的尚武、民主和科学前言这是依据我2002年7月20日在香山的演讲收拾的。
前言
1、 西方文明的第一个要紧原因:战争中的效能
2、 西方文明的第二个要紧原因:民主规范
3、 西方文明的第三个要紧原因:科技
4、 中国传统文化需要结合进西方的尚武、民主和科学

前言


这是依据我2002年7月20日在香山的演讲收拾的。错漏的东西不少,我无暇全部订正,先就如此拿出来与大伙交流。

我觉得中国人必须要向西方学习。不向西方学习,大家中华民族会在不太远的以后——当然讲民族衰亡一直几百年——可能就没了。我说的这种“没”不光是像有的人说的文化没了,而是连人种都存不下来多少。我这人是非常自私、狭隘的,我对这种前景感到难受。大家要想一个方法,把大家的种留下来,把文化中的好东西留下来,而且是由大家自己留下来,而不止是由外国人把大家文化中的一些残简断片作为文物,作为“人类的一同文化遗产”留下来。要想如此,就必须要向西方学习。

80年代那些文化精英,也说向西方学习,问题是他们根本不知晓西方是什么,不少东西,他们的描绘是错的。他们把西方人描绘成天生的道德天使,把中国人描绘成天生的恶魔。什么 “东方的嫉妒”,什么“西方人尊重生命、东方人不尊重生命”之类不着边际的胡言乱语。其实,他们根本不懂西方是什么问题,他们根本不懂,西方人根本不是他们所想象的道德天使,恰恰相反,他们对于“非我族类”的大家,无论是西方人还是非西方人,都是极为凶狠的,而这一点,恰恰是西方人今天成功是什么原因。过于讲仁义道德,至少是嘴上过于讲仁义道德的,恰恰是中国人,以至于误了事,致使后来的失败。对于80年代的文化精英有关东西方的胡言乱语,我将其定名为“逆向种族主义”,这在其它文章中已多有论述。我对于逆向种族主义的批判,主如果指向80年代的文化精英对于中国每人格的污蔑,并非反对学习西方。另一方面,需要公正的承认,80年代的文化精英有的学习西方的倡导,如学习西方民主,从大方向上讲是正确的。

而今天的精英们呢?甚至还不如80年代。一些人是崇洋媚洋而不学洋。他们的所谓学,就是穿上西装,打上领带,说话时不时夹上几句英语,吃洋速食,把头发染黄了,就感觉自己和洋大人近了,比其他中国人高了。我觉得这还是是崇洋媚洋的范围,算不上学洋。还是这部分人,一说真的学西方,学西方人的尚武精神,他们说了,西方人天生是狼,中国人天生是羊,学不了;学西方人的民主规范,他们又说了,中国人的素质低,学不了。另一些人呢,他们倡导不学西方了,说中国的传统文化好得不能了,倡导回到中国传统的道路上去,理由呢?还是学西方人的尚武精神,他们说了,西方人天生是狼,中国人天生是羊,学不了;学西方人的民主规范,他们又说了,中国人的素质低,学不了。这种理由难道不也是逆向种族主义吗?这两类人表面上好像是对立的,事实上,难道不也都是逆向种族主义者吗?直至秦汉的中国,具备和西方文明同等的军事效能,只不过后来,西方的军事传统一直维持了下来,而中国的中断了,如何能说西方人天生是狼,中国人天生是羊,学不了呢?讲到民主,这确实是中国传统中缺失的一环,但难道今天的中国人的素质还比不上两千多年以前的古希腊、古罗马的农民吗?我到中国的农村看了,中国的农民就已经非常会用他们的民主权利,根本没“素质低”的问题。

大家必须要向西方学习,不然就只有灭亡。但要真的的学习,恰恰就不可以崇洋媚洋,而是要有掌握了就战胜他们气概。这就是我倡导的中国的民族主义对于西方人、西方文明的基本态度和基本看法。

向西方学习,第一要弄了解,西方文明中最主要的是什么。虽然伟大的文明总是有不少的一同之处,但我觉得西方文明中非常重要的三样东西是中国文明中比较缺少的。这三样东西,依据我一个人理解的重要程度排列,先后为:第一是西方在战争中的军事效能;第二为西方的民主规范;第三是科技。

1、 西方文明的第一个要紧原因:战争中的效能

战争中的效能对于西方文明的进步,对于西方的崛起,起到了决定性有哪些用途。这一点大多数人没讲出过,包括某些西方学者也不想说。这大概就是老子所说的“国之利器不能示人”。但西方负责任的历史学家还是告诉了大家,西方文明的中心原因,是它在战争中的效能。有本书叫《剑桥战争史》,我觉得是本非常不错的书,是现代人写的。这是一本非常通俗的书,不是非常专业化的,只不过全景的描述。但它参考了西方军事历史方面研究的最新成就。书中有这么一段话:

“这部分进步(指军事方面的进步)的重大意义远远超越它的发源地。由于侵略——“武力掠夺”——在‘西方的崛起’中饰演了中心角色。在过去2500年中的绝大多数时期,不是更为丰富的资源,或更为崇高的道德价值观,更不是无可匹敌的军事天才,更不是直到19世纪才出现的发达的经济结构,不是这所有,而是陆海军的绝对军事优势,为西方的扩张奠定了基础。这种优势,意味着西方极少为成功的侵略付出过痛苦的代价。来自亚非国家的军队极少能成功的开进欧洲当地,但也有很多的例外——薛西斯、汉尼拔、阿提拉、阿拉伯人和土耳其人,但他们只不过获得了短暂的成功。没一个敌人能从整体上摧毁他的对手。相反,西方军队在数目上居劣势,却可以击败波斯人和迦太基的入侵并进而灭绝他们的国家,甚至伊斯兰的军队也从未成功地以西方方法在欧洲分割他们的权势范围。然而,另一方面,时光的流逝,军事力量的重新平衡重要性地促进了西方的扩张。

…………

“到1800年为止,西方国家已控制了世界陆地表面35%的区域;到1914年,这个数字已增至8 5%——仅在1878年到1914年之间就获得了1000万平方英里的土地(合2590万平方公里,即在 36年里攫取了等于近三个中国的土地)。甚至在20世纪90年代,虽然其直接控制区域的面积急剧缩短,但西方军队仍能多少地直接插手它所选择的陆地或海洋区域,这一能力为保护其附属国家的经济利益和保持全球的权势均衡提供了帮。这一能力曾在萨拉米斯战役(公元前480年)和拉茨菲尔德战役(公元955年)中保护了西方,也曾在特诺奇蒂特拉战役(公元1519-1521年)和普拉西战役(公元1757年)中扩张了西方的霸权。今天,或好或坏,它仍然在世界上保持着其支配地位,没它,‘西方的崛起’是不可能的。”

这里讲得非常明确,在西方崛起的原因中,军事强大占据了最中心的地位,所有其他的东西都是次要的。所以我在《当代中国民族主义论》中说过,这个世界过得好的民族都是在战争中表现出色的民族。在战争中打不好仗,就过不上好日子。有人讲,日本不是打了败仗吗?今天不也是过上好日子了吗?我觉得,日本不是个例外。日本是非西方国家当中唯一掌握了西方军事传统的精髓的国家,它在战争方面的表现是极其优秀的。它是在第二次大战中战败了,但在此之前,它已经借助自己在战争中的胜利积累了很多的财富,尤其是人力资源;在战败之后,它又把军战效能飞速的转化为商战效能。这是它今天能过好日子的根本缘由。大家中国在朝鲜战争中好像也掌握了高军事效能,但我觉得大家只不过局部的、暂时的掌握了,非常快又丢了。从整个民族来讲,并没像日本那样,真的学会西方军事传统的精髓,所以大家还过不上好日子。

商业是跟着军事走的。大家的主流思想家有不少错误的认识,觉得西方的崛起主如果因为商业上是什么原因。譬如哈耶克什么的,包括中国一些思想家们,觉得商业主导所有。这种认识和宣传明显的带有意识形态的欺骗性。严肃的历史学家是不认可的。西方在其历史的大多数时期中没什么了不起的商业,至少不比中国强。西方崛起的根本缘由就是军事的强大,所以大家要学这个。

当然目前大家都会说,有原子弹了,还能打仗吗?可能否打了,但,一些原则性的东西,精神文化的实质,我感觉没变。这部分原则和实质不只适用于热战,还适用于不少其他方面。

那样西方在战争中为何这么强大,它有什么特征呢?

在剖析这个问题之前,有必要说明一下西方人眼里的西方和非西方定义到底是什么。大家不少中国人不知晓,西方中心观的那些人,他说的西方是哪一块,这一点需要明确。西方人所说的西方就是西欧。东欧是不算的,俄罗斯是不算的,那是东方。在大家看都是西方,看他们长得都一样。在大家看来薛西斯也是西方人。西方和东方是文化和种族的定义,不是地域的定义。举例,像埃及艳后,从种族上讲她是纯得不可以再纯的希腊人,但她被西方人觉得是东方人。东方人是哪种呢?奢侈的、豪华的、腐朽的、堕落的、淫荡的。所以西方对东方是极其蔑视的,有没道理呢?有。由于就像《剑桥战争史》中讲到的,西方人对东方人,尤其是正统的西方人在与东方人的战争中都是随便取胜的,损失极小。先别说西班牙人、葡萄牙人在美洲,那真的是几百人打几万人。西方人对东方人的战争当中通常都是兵力不到二分之一,但都打了胜仗,而且损失极小。

西方人在战争中遭受的重大损失都是基本上都是他们自己内部战争导致的。顺便说一句,这说明窝里斗是东西方都有些,把它强加给中国人和东方人,是对中国人和东方人的污蔑。所有些民族都会窝里斗,我觉得窝里斗的民族有两种:一种是最弱小的民族;一种是最强大的民族。最弱小的民族外边打不出去只能在窝里斗;最强的国家窝里斗是由于外边太好打了。中国的春秋战国时期是窝里斗,美国南北战争也是窝里斗。值得一提的是,美国的南北战争中军队去世了62.5万人,等于美国南北战争之后到越南战争,包括越南战争的大多数,美国参加的所有战争中死亡军人的总和。假如考虑到人口基数,这个死亡数字就更让人骇然了,那就要超越美国在全部外战中死亡人数的不少倍了。也就是说,美国从南北战争后在海外一直打到目前,还远远没窝里斗打得厉害。导致西方军队被很多杀伤的,基本是内讧。这和中国过去强大时是一样的。但目前的中国窝里斗就不是这种了。目前的中国是是太弱了,打不出去的窝里斗了。所以窝里斗不可以以偏概全。

西方的军事传统有几个方面。第一是高度地依靠技术上的先进性,可以说就是武器决定论。这一点从古时候就开始了,虽然古时候的技术不象现代技术起到那样决定性有哪些用途,但西方人在古时候的战争当中很重视应用技术。毛主席讲了武器在战争中是要紧原因,但不是决定原因一类的看法,但大家要了解,这是毛主席在无法的状况讲的,要激励士气。事实上他知晓武器有哪些用途非常强大,别把毛主席看得太糊涂了,要不他如何知晓造原子弹的重要程度。毛主席也说了原子弹无关紧要的话,但他知晓花这么多钱造原子弹。为何毛主席不只用革命化就去打败原子弹呢。当然,到了文革又变形了。什么你打你的机械化,我打大家的革命化,用我的革命化打败你的机械化。革命化如何打得过机械化?在普通的状况下革命化是打不过机械化的,会在日常被打个粉碎。革命化打不败机械化,最好的例子是义和团。义和团不可谓不勇敢,不可谓不怕死,但几万人打不下几百人的守军。差距之大,现实地摆在面前。

但单靠技术确实是不足以战胜敌人的,这在古时候特别这样。西方军事传统的第二点是高度的组织纪律性。这一点和崇洋媚洋但不懂洋的那些人的认识是完全不同的。他们所说的西方人的特征就是自由、个性。但至少在军事战争中,西方人倡导的是纪律,倡导的是完全抹杀个性。譬如说,西方和中国基本上同时创造了最早的步兵操练,是在公元前五世纪(中国文明和西方文明是世界上仅有些两个创造了步兵操练的文明。中国在早期战争中的表现和西方惊人的相似,这也是中国人当时非常强大的一个缘由,但后来这个传统被中断了,譬如到了大清,日本人眼里的清兵是非常散漫的一支军队,打不了仗的)。步兵操练传统在西方一直贯穿到目前的:譬如说西点军校,到目前吃顿饭还要击鼓列队,纪律性非常强。

那步兵操练为了什么?就是要强调纪律性,抹杀个性。吃顿饭都要排队打着鼓点进来,形成了一种习惯,到了战场上,鼓一敲,就列队往前走,就没人想别的,步调就非常一致。这是西方军队很强大的一个传统。

大家知晓古希腊就有方阵,马其顿有马其顿的方阵,罗马有罗马的方阵,这部分重装步兵的方阵在希腊、罗马的战争中起了最重要有哪些用途(在西方的战争中,骑兵用途非常小。骑兵讲个性,讲个人的武艺,讲谋略,讲运动。但骑兵在战争中有哪些用途跟重装步兵方阵没法比)。马其顿的方阵比较有代表性,我目前就讲讲它。它的矛有二十英尺,也就是6米多长(如此长的矛需要双手持,故此,马其顿的盾牌非常小,是挂在脖子上的)。用这么长的矛你能选择对像去刺吗?不可以,没这种选择的可能性(古希腊的矛短一些,8-9英尺长,可一手持盾,一手持矛,但也没这种选择的可能性),只能往前走,士兵所能发挥的个性极少。马其顿的矛后端也有锋刃,防你从后边上来。整个方阵像一只刺猬。当遇见组织的不那样好的军队,也包括骑兵时,它不是一个个人,而是挤在一块的人肉机器。其实这个人肉机器也说不上什么勇敢,由于没活动的空间,你维持自己存活非常重要的方法是站直了,别趴下。里面的人不可以跑,跑就第一死。后来的考古证明,那时的战殁者大都不是被砍死,而是被践踏致死。也就是说,哪个要想干点别的,与这台人肉机器不同,就会被大队踩死。这就是当时的战争,这个细则是非常重要的。罗马是三个队列,最后一个队列还是矛,前面是投枪,但大体上差不多。

这里我想再讲一下当时军队里的阶级问题。这部分重装步兵的主要构成阶级的成分是什么?都是自耕农,即中产阶级。他们是军队的主体。骑兵是上层阶级,最穷的是散兵,不排队的。为何呢,在古时候,装备都是士兵自备的,骑兵没钱你是备不起的。最穷的那些人又备不起重装步兵的铠甲,所以重装步兵是由中产阶级组成的,而且这种作战方法非常符合他们的性格特点——守旧,守纪律。从另一方面看他们又是民主的,这帮自耕农以投票的方法决定是不是一块去打仗。

在过去西方的美术作品中,强调骑兵的不少,《剑桥战争史》剖析了为何。它说艺术作品总是是富人弄的,夸大了自己阶级在战争中有哪些用途。在西方,事实上骑兵没那样大有哪些用途。起用途的是重装步兵,即中产阶级。这里大家应该厘清中产阶级的定义,中产阶级就是指在一个社会中,拥有中等收入的人。中国主流认知在这里把这个定义搞错了,按他们的说法,大家这部分人还没有够得上中产阶级,但大家想想,在坐的大多数人一个月的收入等于中国一个还算很好的农民的全年收入。搞清这个定义不是没意义的,由于中产阶级保证了民主制的延续。

自耕农兵士不依靠政府或将领提供的福利。打完仗就回家种地。罗马有一个在非洲作战的叫马库斯的将军,一边打着仗就向元老院写信,请求放假回家照顾我们的庄稼。马基亚维里就剖析说他一定不是非常有钱的人,不像恺撒,能从战争中得到巨大的利益。但后来从马略开始招收很多的贫雇农入伍,这就出问题了,他们需要依靠于贵族豪门,依靠于将领,所以成了将领手里推翻民主制的工具,这在后面还会细讲。

据西方的军事史家说,公元前的中国在军事方面和西方有惊人的相似。关于中国方面的研究细则,我不是非常了解,不知晓中国战国时期是如何作战的。但从兵马俑可以看出当时的阵势,与西方是非常相象的。但西方的传统贯穿下来了,而中国中断了。我想有一个缘由,秦朝将来中国在相当的一段时间里内战是没了,是大一统了。而后只有游牧民族的侵略,历史环境和西方有了非常大的不同。

依靠技术和纪律,是西方军事传统中非常重要的两点。战术、谋略西方是不看重的,如古希腊的等于孙子的军事家色诺芬就觉得,“战术只是军队指挥中一个极小的部分”。西方军事传统讲求的是实力的对撞。从整个战争史看,短期内,战术、谋略是有效的,从长期看就不可以了。如汉尼拔对罗马的战争,在坎尼之战中,汉尼拔用谋略屠戮了人数和组织都占优势的罗马军队,一个下午杀了5万罗马士兵,平均每一分钟杀100人以上。然而,在长期的战争中,汉尼拔还是被打败了,他的祖国迦太基也被灭绝。

假如不想法在真的的实力上强大起来,单纯强调谋略就会变成取败之道。像大家如此,总是强调谋略是不可以的。我对于田忌赛马这种故事有的怎么看。田忌赛马,不光说是违反了比赛规则,其实,即使允许你随意出上中下马,齐王只须随机出马,依据故事里双方马的强弱,田忌赢的概率只有六分之一,多赛几场,田忌是输定了的。战争,总是就是要打很多场战役。已经开战了,敌我双方的实力对比已经就是如此了,当然要强调谋略,如田忌的马已经是如此了,赢一场是一场吧。但就长期而言,则必须要使我们的马的速度真的超越齐王。大家过于强调谋略,这不是取胜的正道,正道是拼实力,实力强才能立于长胜不败之地,谋略只能取一时之巧,这一点大家应该像西方学习。

西方的第三个传统可能使不少崇洋媚洋的中国文化精英听了将来大不开心,但这是西方人自己说的:讲究彻底的毁灭他们,容易说,也就是极为凶残地杀人。这也是西方军事传统的非常重要的一个特征。《剑桥战争史》为此做了关于地理条件的讲解,我不知晓对不对,里面说,不少民族自然条件非常不错,土地非常肥沃,人口不多,这部分民族的作战的主要为了虏获人口,作者说中国也是如此的,但西方人就没这个地理条件。在印度的英国军官说,印度打七年仗也不肯定死七个人,但西方不同,它是要彻底的摧毁敌人。罗马灭亡迦太基后,不但把迦太基的城墙给夷平了,而且把迦太基的土地都洒上盐,让它永远种不上庄稼,永世不能翻身。当西方人和印地安人作战的时候,印地安人也是弄不知道,西方的军队如何会见人就杀,印地安人以为最多打输了给你当奴隶,西方人却对他们进行了灭绝性的杀戳。

好像中国在战争中俘获人口的定义是比较强的。据了解有日本人概要过,有三种帝国主义:一个是盎格鲁?萨克逊人的帝国主义,这种帝国主义到了一个地方就是男女全杀光,自己去殖民;还有一种西班牙式的,是把男性全杀光,女性留下为妾;第三种也就是中国历史上所表现的方法,让被征服的民族归化。那个日本人觉得这是最人道的。但中国的这种仁义的做法没得到好报,劣币驱逐良币了。你人道了,可你最后没强起来,人家也否认你是出色文化,甚至否认你是人道、仁义,你的人道、仁义被觉得是搞阴谋,最后发现你也没搞什么阴谋,那你就是愚蠢(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印度人和世界别的人,就是如此看待中国的撤军的)。最后连自己都感觉自己是最缺德的“吃人者”了,而杀人成性的的西方文明却被大家中国人自己觉得比大家更“尊重生命”。冤哪!

《剑桥战争史》讲了西方军事方面的五个传统。除去前面所讲的三个以外,还有“与众不同的变革能力和在必要时维持其作战传统的能力”,与“具备为那些变革提供资金支持的能力”。我觉得后两个不是那样要紧,故此略去不讲。以后的世界可能不会再有大的热战了,但也会还会有,哪个能说得那样准?但西方的军事传统,无论以后还有没大的热战,都是要紧的。大家需要要好好学洋。第一点就要学西方的战争传统。要学它战胜和消灭敌人的狠劲,要学它讲究技术、讲究实效,要学它依赖组织优势的力量。这部分东西不光是用在战争当中的,还可以用在不少地方:如现代工业、现代科研、现代商业。

2、 西方文明的第二个要紧原因:民主规范

民主规范和第一个原因是有关系的。民主制的早期一个尤为重要的出处就是军事民主制,人类社会早期的形收获是合伙打其他人去,是军事民主制。

顺便说一句,人类社会配偶的分配也反映了军事上的需要。人类社会配偶的分配非常不同于其他的灵长类:人类社会中,虽不是严格的一夫一妻制,但配偶分配是相对平均的。有严格实行一夫一妻制的文化,也有不那样严格的,但在任何一种文化中,人类社会的雌性配偶分配都要比灵长类中人科以外的动物平均得多。为何,就是要合伙出去打架,或是狩猎。因为要合伙去打架、狩猎,总是要动员所有男士,如不给他分配配偶,你上的时候他就袖手旁观,这就要吃败仗了。当然,还有一个出处,是由于人类学会了武器,使得争夺配偶的争斗特别血腥,会导致两败俱伤,这就会干扰种群的繁衍。配偶的平均分配就说明了一定量的 “民主”性。

有一本很好的书,《古时候民主与共和规范》,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编的,从它给民主制找到的远古痕迹和出处看,非常大多数都是军事民主。罗马也是非常典型的。大伙知晓罗马的公民大会有四个,权力最大的叫森都利亚大会。森都利亚就是百人团的意思,也就是说,它原来是成年男士公民的军事集会。罗马实行的民主制,就是从军事会议来的。森都利亚大会留下的军事痕迹不少,如大会由吹号召集,会址设在城外,由于罗马的风俗是城区不准召集军队,参加者排列整齐,好似军队站队通常。

古希腊那时侯的军队非常简单,大伙一呐喊,投票通过了就出去打。最早的民主制大概就是这么来的。我在前面说过,西方的军事传统是很抹煞个性的,但个性、个人利益需要有地方找回来,不然哪有那样多白痴替你卖命?这找回来的地方就是民主制,就是每一个参战的男士公民都有民主权利。民主制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效能,就是它可以把这个社区的人团结起来,同仇敌忾,没民主制这一点是做不到的。据一些历史学家的剖析,中国的早期也有军事民主制的痕迹。

目前有大多数人说民主国家在军事上软弱,我感觉这是站不住脚的:罗马和美国的例子都是对此最为明确的反驳。罗马的强大勇武,主如果在其共和国时期,到了它的帝国时期,虽然也有一些闪光点,但腐败到荒谬占据了主要部分,共和国年代留下的那样强大的底子,最后也衰亡了。爱德华?吉本在《罗马帝国衰亡史》中写道:“罗马疆域的扩张在共和国政府的统治时期,便已基本完成;那时主要依靠元老院的政策、执政官员的积极的好胜心和人民的勇武精神,罗马获得了大片土地,后来的罗马皇帝绝大多数都只是坐享其成而已。”

有些人说罗马不是民主制,是共和制。这里我稍微做一下名词辨析。我有篇文章,叫《民族存活角逐与民主规范》,就是谈的这部分问题。当时就有人提出反驳,说我说的斯巴达、罗马等都不是民主制,而是共和制。其实,容易地讲,人类社会无非就三种规范:一种是一个人说了算,这叫君主制,或叫专制——按亚里士多德的话来讲,好的就叫君主制,坏的就叫专制;再一个是一群人说了算,但这群人不是大部分人,可以叫贵族制或寡头制,按亚里士多德的话来讲,好的就叫贵族制,坏的叫寡头制;三是多数人说了算,就是民主制,按亚里士多德的话来讲,好的叫共和制,坏的叫平民制(当然,这是粗的划分,细的划分就多了)。而孟德斯鸠的分法又有所不同:它的共和制里面包括后两种,即贵族制和民主制都包括。我看了一些中国学者的意思,他们把贵族制称为共和制,以与民主制区别,按他们的说法,斯巴达和罗马是共和制,而不是民主制。但,假如如此概念共和制,就比较容易跟现代的说法混淆,譬如目前讲的“党内民主”。这种“党内民主”按亚里士多德的分法,好的就是贵族制,坏的就是寡头制了,它就不可以叫民主制了,这词就不对了。可是大家习惯了这么称呼,但凡不是一个人说了算,有投票选举的,不管这个投票的范围有多大,就叫民主制,要不“ 党内民主”是如何出来的?所以,我觉得按中国的约定俗成的说法,所有些非专制或君主制的规范,都叫民主制,如此也未尝不可。这就是我为何在那篇文章中把这种形态都叫民主制是什么原因,如此说起来大伙容易懂。有的人跟我没完没了地纠缠哪个的书念得多。其实有的东西我并没讲错。譬如说斯巴达,我说它是民主制,他们说不对,斯巴达是寡头制(这部分常识分子坚持用贬义词来给斯巴达定性,我看主如果厌恶斯巴达的尚武精神)。其实亚里士多德说斯巴达是混合制,就是它有君主制、贵族制、民主制三种成分。斯巴达有双王,故此有君主制成分;有元老院,故此有贵族制成分;又有公民大会,故此有民主制成分。其实双王根本没真的的君王权力,亚里士多德也就是这么一归。真累,无法,有的人就是要和你纠缠,你一点都不回答也不好。

让大家回到原来的话题上。选举领导人,对重大决策进行表决,这有益于凝聚一个社群,这是尤为重要的。假如一个社区凝聚不起来,就不会有强大的战争效能。有人讲民族主义是一直和专制联系在一块,这是非常奇怪的。大家都了解,现代民族主义的发源在法国。在这里举一个例子,法国和普鲁士作战,不是普法战争,是1792年的时候跟普鲁士的公爵布伦瑞克作战。当时法国军队被普鲁士人看成是乌合之众,而普鲁士军队当时被觉得是欧洲最好的军队。当两个军队对垒的时候,布伦瑞克以为法国人在与普鲁士人面面相对时会转身逃命,没想到在普军进攻时,法国军队发出了一声雷霆般的呐喊:祖国万岁。布伦瑞克就说这仗不可以打了,调头跑了。由于他知晓这么大的军队,这么多的人能团结成这个样子,是不可战胜的。我想君主制国家的军队是喊不出如此的口号的,或许他们会喊“国王万岁”,可这就差远了。当时正是民主制动员了民众的力量——法国在革命时期进行的总动员,连妇女都动员了,这在欧洲君主制国家是做不到的。

罗马共和国很强大,在它所知晓的天地当中是最强大的。除去汉尼拔的那次以外,真的让它难受的都不是外战,而是寡头的内战。罗马应对其他民族的时候,就是恺撒的劲头:我来了,我看到了,我征服了,没什么话可说。

罗马共和国贵族的权利一定比贫民大,但贫民也有不少的权利,譬如保民官的设置等。公共设施那样好,不就是为拍无产阶级的马屁吗?为何要拍无产阶级的马屁,从细则上讲无产阶级的投票权和贵族的投票权是不完全对等的,但他毕竟有投票权。罗马有不少很现代的权力制衡规范,如是同僚制、任期制等。不少官职都是两个人,互相之间有否决权,还有保民官与执政官互相之间的制约等。只有在特殊的战争时期,罗马面临重大威胁的时候,才任命独裁官。

具备讽刺意味的是,对于罗马民主制最重要性的破坏来自民主派将领马略。罗马军队当时实行的是公民兵制,就是公民大伙当兵,自己自备干粮、装备,都是有产者,是小自耕农,这部分人对于指挥官没倚赖性,指挥官要弄别的名堂,他也不跟你走,打完仗他们就回家种地。指挥官也是这样,只不过在战争时期他才有对部下生杀予夺的权力。马略是民主派,就是说他是代表下层利益的。他对与民主制的破坏在于,他虽也是为下层百姓着想(至少表面看是这样),招募了很多的无产阶级(罗马共和国有大多数人变成了无产阶级,由于罗马后期,贵族、豪门对土地的掠夺非常厉害,出现不少无地贫民。提比略?格拉古当时之所以提出土地改革,一个第一动机也是军事方面的,就是为知道决兵员的问题。由于农民没地了他连盔甲都买不起,招不来兵。再一个农民士兵不安心工作;为何呢?贵族、豪门对土地的掠夺非常厉害,不少农民士兵打完仗回来后,发现土地让贵族给种了,老婆让贵族给收了,贵族用的全都是奴隶种地,而不雇他们;奴隶都过得比他们好),由国家出钱把军队养起来,就是从原来的公民兵制,从小有产者的军队一下子变成了雇佣的军队。说是依赖国家,其实是依赖首领。由于士兵的生活保障和后半辈子都靠首领弄钱养着他,他一个人无财产,就丧失了我们的独立的人格,他的倚赖性变得很强。马略开了这个规范上的先例,于是贵族、豪门、寡头很多养私家军队,民主制就被破坏掉了。

罗马民主制之所以出现问题,还有一个非常重要是什么原因,就是我以前说的,当时的国家不知晓搞社会福利。这是非常重要性的问题。如此很多的没钱人就不能不投靠贵族、豪门,没当士兵的时候他们已经投靠了。这是个哪种状况呢?大家看电影就可以知晓,贵族家天天早上把大门一开,没饭吃的没钱人就会涌进来,说些祝福的话,就有饭吃,假如有工作就给他们安排,每天这样。这就是贵族豪门办社会福利。其结果,赤贫阶级需要倚赖于贵族豪门。现代的民主国家绝对不会允许把办社会福利如此的大事,完全委托给豪富阶层,豪富阶层可以捐款做慈善事业,但社会福利肯定是国家办。罗马民主制崩溃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它不知晓办社会福利对维护民主制的要紧意义。

从军事的角度讲,民主制确实有凝聚人心有哪些用途,但在军事指挥上面,要讲究效率的时候,民主制是有缺点的,所以才会有临时任命的独裁官,这就是为了提升军事指挥的效率。我感觉像罗马如此做法恰恰是最好的:最后的权力出处,是民主选举的,代表了民众的意志,但在战争当中需要提升指挥效率的时候,它照样能提升效率——任命独裁官、派出执政官。打完仗权力就收回,这是一种最好的规范。当然了,后来被破坏掉了,但罗马毕竟强大了这么多年。

按历史学家们的说法,罗马民主制是人类最伟大的政治收获。目前的美国是否达到了,还要打个非常大的问号。罗马当时的富裕程度也是大家所难以想象的。容易的讲,罗马城的人均用水量,等于现代不少欧洲城市的7倍,它的公共设施的建设,一直到近代才让人赶上。那样当时的罗马,富裕到什么程度呢,或者说它对其他国家的剥夺到了什么程度呢,有一个现象可以说明,去罗马的船全都是满载的,走的全是空的。罗马不出口东西,只进口东西。出口什么呢?出口“文化”。

仅仅从道德、伦理的方面去论述西方民主规范有哪些好处是不够的。马基雅维里也赞成民主制,他论述的民主制就不从那些方面去讲,而是从利益方面讲民主制。他讲民主制在军事上的强大,他不和你讲道德、伦理这部分东西,就和你讲力量、利益。他把民主制和君主制比较,觉得民主国家强大。他讲民主国喜欢智慧和勇敢的人,而君主国惧怕这种人,所以民主国培育智慧和勇敢的人,君主国毁掉智慧和勇敢的人,我感觉他讲的有道理,非常符合大家亲眼看到的现实。

民主制可以起到凝聚人有哪些用途。然而,有的国家,好像已经凝聚起来了,仿佛民主制也就无需了。但当专制、独裁、君主制第三失去民心的时候如何解决呢?从现代社会看,这个周期仿佛比古时候社会还要短得多。

民主制对于西方的强大起到了非常重要有哪些用途。目前世界强国几乎都是民主国家。有的人讲目前西方民主制不可以了,这是事实吗?美国目前如日中天,西方强国会所如日中天呀!原来还有一个强国苏联不是民主国家,但最后瓦解了。为何?非常重要是什么原因它失去了民心。当然,也可以说它是上当被骗了:它确实是上当被骗了,由于它忘了,除去民主主义,民族主义也是要紧的,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但它这么容易上当被骗的内因是什么?我看就是没民主。抓住民主规范的一些弊病,说民主规范不可以,可回过头来看看自己,问题、弊病是否更大?

中国常识分子的两种具备代表性的对于民主规范质疑的怎么看,我觉得都是不可以成立的。
一个怎么看是说:中国全都是农民,素质低,不合适民主规范。我就不信,两千多年前的罗马自耕民的水平,包括对于民主机制的运用,能比大家的农民高明多少。前面说过,大家在中国农村区域看到的农民就拿了一个《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还并不完全的民主,就能干点什么了。罗马的农民根本没达到这个水平,但它照样实行民主制。

另一种怎么看是如此论述大家不可以搞民主制的:他们说欧洲有1、2、3、4、5、6、7,中国没,所以不可以实行民主制。那样另外有一个地方也没这部分,但它如何也实行了民主制呢?面对这个问题,他们又讲解了:那个地方有8,这个8中国也没。我说,那个地方没达成民主制的时候,你多半也会说它达成不了是由于没1、2、3、4、5、6、7;它达成了,你就找到了一个理由8,但你又说了,中国是1、2、3、4、5、6、7、8都没,所以达成不了。可大家或许有9啊!到大家也达成了民主制时,请你再来概要说原来大家也能达成,是由于大家有 9。拿学位当教授的秘诀好像就是这个。

还有一种质疑民主制的看法十分有意思:它说,民主制这么好,能强国,像美国这么一个这样重视自己利益的国家为何还要硬塞给大家民主制,让大家强起来?这个看法混淆了一个基本事实:美国什么时间不问是非黑白,“硬塞给”其他国家民主制过?是不是“硬塞给”其他国家民主制取决于它的国家利益。出于国家利益,或者是商业利益,它勾结其他国家的寡头破坏当地的民主制的事也没少干。在拉丁美洲这事它就没少干。智利的例子最典型,它硬是推翻了智利的民主制,“硬塞给”了智利一个军政府,由于智利的民主政府做出了不利于它的决策。后来揭发出来的材料证明,在这一过程中,中央情报局甚至引导和指使智利军政府搜捕和杀害支持智利民主规范的美国公民。大家不是都说美国极其珍视它的公民的生命吗?通常情况下确实这样,由于它是一个民主国家。但当它在颠覆智利的民主制的时候,连这都打了打折。大家焉知美国不会为了“反恐”再干同样的事!

至于中国,从历史上看,抗战胜利后的中国,有国民党和共产党两大政治、军事权势。从表面上看,国民党较强,共产党较弱,但强弱并不十分悬殊。如此一个政治态势本来是很有益于打造民主制的。当时的共产党也十分倡导打造民主制:毛主席写过不少文章,倡导打造民主制,甚至曾热情的夸赞美国的民主制。当时,假如美国想“硬塞给”中国一个民主制,那太容易了,它只须稍稍抑制一下蒋介石,就能起到四两拨千斤有哪些用途。可美国又是如何做的呢?它稍稍做了一点面子上的“调处”以拉拢人心,便完全站到了反对在中国打造民主制的蒋介石一边,帮蒋介石打内战。他们以为他们肯定可以打胜,打胜了,形成了一种政治权势独大,当然就用不着搞民主制了。后来内战的结果出乎他们——或许是包括共产党在内的所有人——的预料:表面上较弱的共产党获得的完全的军事上的胜利。

讲到目前,美国真的是在“硬塞给”中国民主制吗?它为此作了些什么?我看它并没做不少实质性的事情。民主主如果它手里的一根棍子,美国为了它我们的利益用这根棍子在中国内外揍中国,而且揍得理直气壮,获得了不少中国人在道义上的认可。假如大家达成了民主制,大家就从美国手里夺走了这根棍子。当然,我估计,假如中国真垮了,真分裂了,构不成一个强国了,美国或许会帮中国分裂成的小国来打造民主制,以防“黄祸”影响到它。但大家要的是一个统一的、强大的民主中国。

我觉得民主制在中国文明当中有一些痕迹,但不明显,要承认这是大家的文明的重大缺点。因此,第一要学,第二没学不会的道理。哪个说的目前的中国人的素质就不如两千五年前的罗马的农民,两千五年前的罗马的农民都能掌握民主制,中国目前的人就学不会?

3、 西方文明的第三个要紧原因:科技

说到科技,好像比较容易。由于在前两个问题上争论比较多,而在这个问题上好像争论就极少了,都了解科技的重要程度,甚至崇拜科技,把科技不该管,也管不了的东西,都归到科技名下。然而,知晓归知晓,崇拜归崇拜。大家在科技上却仍旧差得太远太远。

我这里并非仅仅在讲大家和西方国家目前在科技上的差距。这个差距非常大,但我觉得,只须大家这个民族可以走上进步科技的正轨,这个差距不难追上。大家这个民族的IQ之高,世所公认,并且为西方人严肃的科学研究所证实。大家真的的差距在于,作为个人大家的IQ非常高,十分适于获得科技收获,但作为一种整体的文化,与西方文化相比,大家迄今缺少科学思维能力。大家从上到下,从政治精英、经济精英、文化精英,到通常百姓,从整体上看,在科学思维能力上有欠缺。其具体表现,就是伪科学可以在中国这样风靡。营养保健品中的伪科学近些年来大伙已经渐渐认识了,但,在中国的所谓“高科技企业 ”中,有相当大的一部分其实还是在搞这部分骗人的勾当。近期我在电视上看到一则广告:蜂窝煤居然也“纳米”化了。但凡西方科学老老实实地承认没找到解决方法的地方,总会有大家的国人跳出来,说他有方法,有中国特点的方法,而到头来总会发现那是骗局。这部分骗局一个连着一个,一潮过去了,一潮又来,欺骗了多少人,浪费了多少资源!

除去在整体上缺少科学思维能力以外,还有腐败,科研腐败,这是与大家缺少民主规范有关的。我过去曾以为,自然科学不大可能像社会科学那样搞学术腐败,搞抄袭,弄虚作假。后来我才知晓,事实上,中国的自然科学界的学术腐败比社会科学还厉害,而且风险也更大。由于中国社会从整体上说科学思维能力差,由于学术腐败,当然也由于大家的科研经费不足,大家的极具聪明才智的个人大家自己用不上,只有放到其他人的体系中才能发挥用途,去进步和壮大其他人。

科技是硬道理,可大家就是有不少人硬是拿巫术冒充科学,说这就是“弘扬中国传统文化”,还有那样多人相信。我是民族主义者,我感觉、这是自取灭亡之道。我不可以赞同如此 “弘扬”中国的文化,大家不可以如此自己欺骗自己。大家假如不可以在科技上扎扎实实的、真的的赶上西方国家,大家这个民族将逃脱不了灭亡的运势。


4、 中国传统文化需要结合进西方的尚武、民主和科学

谈到中国的民族主义需要向西方学习,就不能不谈到另一面,中国的民族主义对于中国传统文化应该是一种什么态度。

我觉得中华文明是一个伟大的文明。我在《中国年轻人报》1995年8月11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曾引用美国吉尔伯特?罗兹曼教授主编的《中国的现代化》一书中的一段话。

“中国贯穿绝大多数世界历史,是整个东亚社会的文化巨人,是把西方文化的特点同希腊和罗马的古典文物与作为欧洲文明的现代中心的法国结合起来的一个国家。2000多年来,中国人已经证明他们具备高度文化修养,极其多样化并富有经验;具备控制、协调和处置人口海量的大国的能力;有效地用应用技术去提升生产和保持比19世纪欧洲国家大很多倍的人口生计的组织才能。当时中国人的生活水平胜过其他地方。

“在与现代社会相联系的很多特点方面,中国人也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平。特别突出的是,他们打造了一个主要以功绩为基础的官僚机构,直到19世纪这还是一个有效能的样板。它可能在效能方面仍旧是一个样板,以相当少的练习有素的个人来处置很多的问题。早在1000多年前,中国人已表明他们具备理财、安排劳力和为创建公共事业而进行必要的资源计划的能力,并已达到直到20世纪世界其他地方尚未达到的水平。2000多年前,中国就已拥有一个至少是理想的‘开科取士’规范,在这里主要依赖教育和功名来获得晋升。尽管2000年来这个规范一再地被大肆诋毁,但,任何其他地方都没超越它的东西存在。不论‘高度文明’ 一词意味着什么,中国早已创造了它,至少比今天大家所谓的欧洲人和西方人要早。的确,将来世界的学者会觉得,欧洲在16世纪或17世纪以前或许之后的一段时间,只有种族优越感和对难学费解的语言的厌恶学习可以说明如此的感觉,欧洲文明与中国的文明是相等的,说不上什么更优胜。中国已经表明,在学习和吸收他人乃至征服者方面具备很大的灵活性。就一个非现代社会来讲,中国的文化程度极高,工商业和市场也非常发达。最后,在约翰? ;
;杜威实用主义者的看法看来,西方现代化批判的基本原理的很多方面,假如不是所有方面的话,已在2000年前为中国所同意了。”

这虽然是个美国人对于中国文明的评述,但我觉得写得很好,说出了我想说的话,故此,我把它再引用在此。除去这段话中所说的那些方面外,我觉得中国的艺术,包括绘画、建筑、音乐、书法等,也创造了自己独特而优雅的美,我十分热爱。19世纪以来盛行西方的日本艺术,虽然确实有不少日本民族自己的创造,但哪个也不可以不承认,其精神和框架,甚至一些基本的手法,均来自中国。日本人曾陪我去参观日本的艺术博物馆,他们一直谦虚地说,没什么东西,都是模仿中国的。这种话里固然有日本式的谦虚,但你仔细地去看他们的艺术,你确实会感觉到,他们的有的东西虽然做到了比中国的还精到(尤其是比中国现代的东西强,那是强太多了,中国很多丢掉了的好东西,日本还保留着),但说是一种模仿,也大致很好。

我对于中国文明感到有所遗憾的地方有三点:第一点是中国文明中尚武精神在后来中断,或者说是衰落了;第二点是中国文明没像古希腊和古罗马那样进步出一套系统的民主规范;第三点是中国文明没进步出欧几里德几何学。这三点就是我在前面花了那样多口舌说明大家需要向西方学习的地方。这三点当然也是尤为重要的,到了近、现代,它们特别看上去要紧,要紧到几乎要让大家亡国灭种。但,我觉得中国的传统文明中也没什么东西说是绝对妨碍了大家今天学习和学会这三点。所以,我反对逆向种族主义,反对把今天的所有困难都推到祖宗头上。

然而,90年代以来所谓“新儒家”和“新权威主义”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弘扬”却让我心存疑惑。

让大家来看看他们都“弘扬”些什么东西。

第一,是反对尚武精神,说这都是西方的坏东西,而大家中国的文明是“主和哲学”。我曾在几年前的一篇文章中写道:

“曾几何时,在中国的整个常识界像发了疯一样的痛骂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儒家思想之后,又出来了一帮夸中国传统文化、儒家思想,说‘21世纪是中国世纪’的。然而,他们是如何夸中国文明的呢?他们说:西方文明的特征是‘争’,中国文明的特征是‘和’;以后,中国还要继续发扬这个‘和’,以其来战胜西方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如此就能‘为万世开太平’了。说老实话,听了这种夸,我感觉比听骂还难受:这到底要把中国引到什么地方去?但,这一套说词还真是颇有支持者。”

前面我讲中国的民族主义需要学习西方的军事传统,已经是对于这种“主和哲学”的批判了。我这里还想加一句,持这种看法的人从表面上看上去乎与崇洋媚洋者不同,事实上,还是在向西方人摇尾乞怜:大家是一群羊,大家不但无害而且有用,大家会把下面的羊群管好,让你老想吃几只就吃几只,所以请你老就放大家一码吧。说了半天,还是媚洋。

第二,是反对民主规范。10来年前我就听一个过去很著名的“新儒家”、“新权威主义” 学者说:大家要让中国的小孩从小就读经习礼,让他们见了长辈、上级,所有些尊者自然而然就好礼,如此中国的社会就稳定了。大家即便不从民主的角度说,即便仅仅从民族主义的角度说,你们如此培养出来的小孩,难道不会见到美国人也双膝发软,“自然而然就好礼” 吗?由于美国也是强者,也是“尊者”呀!这可真好,不只中国“稳定”了,连世界都“稳定”了,是否这就是“21世纪是中国世纪”的意思?

对于中国传统文化如此的“弘扬”,我实在不敢苟同。我觉得,照这个样子“弘扬”下去,非把中国传统文化彻底搞臭不可,非把中华民族带入灭亡的道路不可。

然而,“新儒家”、“新权威主义者”却自傲得非常,他们觉得缺了他们,民族主义还就不可以了。他们说:中国的民族主义缺了国际主义的普世性价值观。这真是滑稽:假如加上了他们的“国际主义的普世性价值观”,中国的民族主义成了什么?照他们说的那样,大家做羊,为了整个国际大伙庭的“和谐”,大家要让狼吃,连逃跑都不要?大家不进步,少消耗能源,自废武功,以此“感动”西方人?还有更自信的。他们说,中国需要民族主义,但需要警惕目前这种“无根的民族主义”,由于“无根的民族主义是危险的”。这是什么话?这是在向哪个献媚?是国内的“尊者”还是海外的“尊者”,还是两者兼献?

那样,什么叫“有根的民族主义”?就是他们的那套东西?他们把民族主义的尚武精神阉割了,他们把民族主义的民主精神阉割了,他们把民族主义的现代精神阉割了,这民族主义还真是不“危险”了,可民族主义还剩下了什么?除去阿Q式的“大家先前曾阔过”,还剩下了什么?我看这才是“无根”呢!

大家的祖先确实曾阔过,这本是事实,说说也没什么可笑的,这只能说明大家目前干不好,不该像80年代的那些“文化精英”那样,总是埋怨祖宗,大家只能埋怨自己。但大家应该了解地认识到:大家的祖先阔过,不等于大家目前阔了——大家目前穷得非常;大家的祖先的 “阔”和现代的“阔”毕竟不是一回事。中国文明在历史上进步出来的那套东西,在当时确实是蔚为壮观的,是伟大的,但和现代的伟大还是有相当的差距的。更何况,不管那时候好还是不好,大家是回不去了:改革开放以前是回不去的,古时候中国就更回不去了。

我不觉得中国的民族主义缺“新儒家”和“新权威主义者”所阐释的“中国传统文化”;我不觉得中国的民族主义缺他们所说的那种“根”。要寻“根”,大家宁愿回到春秋战国“百家争鸣”的年代去,也包括原始儒家,但需要加上尚武精神——它在春秋战国年代的中国并不缺少、民主精神和科学精神。背靠着伟大的中国文明,大家需要吸收伟大的西方文明中的出色要点,并决然前行。不然,大家的民族终将逃脱不了灭亡的运势。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